你的位置:中巢网 > 原创 > 正文

三生园丁缘 三世红烛情

王国祥

2019-02-18 16:17 来源:中巢网   打印

手机浏览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更精彩

作者:巢湖市烔炀镇中心小学 王国祥

我出生在巢湖北岸的一个普通农家,我的家庭自祖父起,便与教师这一行业结缘,我的祖父、我的伯父和我,我们一家三代从教,为农村教育默默奉献累计已逾七十载,在这个两百多户、一千多人的村庄里也是独一无二,成为了一段佳话。

我的祖父,解放前就从事乡村教育,上世纪50年代初,又荣幸成为了第一批光荣的人民教师。他一生以教书为业,扎根农村40多载,连最后的仙逝,也是发生在退休后不久,用奶奶夸张的话来说,离开了教书,祖父甚至是活不下去的。祖父一生没能留下多少物质财富,但他勤勤恳恳工作、认认真真教书、坦坦荡荡做人,却为我们子孙后代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我对祖父没留下任何直接印象,因为在我一岁时,他就去世了,可通过他众多学生和我家人的描述,我还是对他的教师生涯有了一定的了解,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有三件事。

祖父生性温和,爱学生有时甚至超过自己。2016年夏天,我在开展暑期防溺水宣传教育进村入户宣传时,到了他"三年自然灾害"期间担任过小学校长的那个村。时至中午,暑热难耐,一位老人家好意挽留我坐在他家电扇下小憩片刻。期间和我闲谈起家世,当他得知我祖父姓名后,突然激动地拉住我的手,连声说他吃过老校长的几顿饭,受过老校长的恩惠,永远不能忘记。一开始我有点发蒙,不就是几顿饭,用得着这样大惊小怪吗?又忽然间,我记起了那是个什么样的特殊时期,甭说几顿饭,就是几粒米,也是弥足珍贵的啊。

后来回家,无意间和父亲谈及此事,他倒是一点儿也见怪不怪,平静地告诉我,那时他正随祖父在那所学校读书,在学校还没彻底停课之前,好多学生都饿的眼冒金星。有时候祖父就干脆把他从家里带去的午饭,一点儿米和地瓜干,煮成稀稀的粥,让饿极了的学生每人喝上几口,这是一种怎样的师爱,我想没经历过的人是永远无法体会出的。

祖父经历过传统私塾教育,一手毛笔字写的,那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,所以每年农历新年前一段时间,倒成了他一年中最忙活的时候。奶奶说过,那几天祖父的书桌前总会围上一大群人,他也基本每天早早就起了床,除了吃饭和上厕所,一直要忙到张灯。都是乡里乡亲,很多还是他的学生,所以他有求必应,不仅分文不取,有时遇有家庭困难的,还要倒贴上些红纸,可他一点儿也不难过,总是笑呵呵地对心怀愧疚的来人说到:一年到头,门联总还是要贴的嘛。

也正因为祖父一生热爱教育、热爱他的学生,一生与人为善,所以解放后的历次政治运动,他几乎都能平安度过,这对于一个成长于旧社会的知识分子来说,也能算是个奇迹吧。

祖父的学生,父亲的好友,也是我的一位远房叔伯,曾经告诉我这样一件"趣事"。文革初期,村里的革命小将热血沸腾,可思来想去,也就是我的祖父不算贫下中农,这可愁坏了他们。不批斗人,哪能显示革命气概,可批斗一位大家都尊敬的师长,又于心不忍。后来,一位脑袋瓜灵活的革命小将出了个主意,几个人联合上门和祖父商议,请他去挨批,而不想为难孩子们的祖父居然欣然同意。就这样,一群革命小将高喊口号并"押着",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护在祖父四周,贫下中农们殿后,绕村一周,总算是完成了任务。据父亲说,这次"挨批",也是祖父一生中唯一的一次。

原来,祖父一心要培养我的伯父读书,的确,我小时候见过伯父上学时的照片,人长得高大帅气、儒雅斯文,只是后来伯父因病无法继续学业,这才断了祖父的念想。回到家乡的伯父,后来凭着自己扎实的学业功底,也和祖父一样当起了民师,一干就是十多年,直到他三十多岁英年早逝。

实事求是地说,我对伯父的教师生涯也还是"道听途说"而来,因为他比祖父还早半年去世,而那时我才六个月。如果说我从别人的叙述中能感受到祖父是用爱在感化学生,那么伯父则是用尽严厉的手段,来严格要求学生。体罚或是变相体罚学生,现如今已是明令禁止,但在五十年前,这些却是很平常的事。那时的农村家庭孩子多,父母又忙于生产队上工,疏于管教,孩子淘气,不爱读书,也唯有先生的教鞭能让他们安静下来,认真学习文化知识。

我的邻居,一位伯父的学生,一名退伍海军战士,我小的时候,夏天两家在一起乘凉时,他总是爱和我们说起他读书的事。他是家中的幺儿,父母亲、哥哥和姐姐们都护着他,这养成了他许多不好的习惯,欺负同学、不做作业,甚至上课故意捣乱,在遇到伯父之前,学校里的很多老师都拿他没办法。他说我的伯父对他是先兵后礼,几顿戒尺"吃"下去,然后才是慢慢的说服教育,居然让他逐渐转变了过来。不过他总是说,在伯父手下读书时间短了点,或者当时伯父对他能要求再严一点,也许他就能读完初中,也许后来在部队就上了军校。说到这,他往往还要给我们背上一段他上学时的课文,然后就是默默然,不知是在想念他的老师,还是后悔当初。

伯父是因为肺心病而不能继续求学的,我也曾在百度上搜索过,这种病病死率在百分之十五左右,以当时我的家庭条件来说,是不至于病死的。然而伯父太看重他的这份工作了,他没有因为自己的病而耽误学生们的课程,即使是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里,连走路、写字、说话,甚至呼吸都困难了,他也还是坚持给学生上课、管教学生。我曾经很是奇怪,既然伯父对学生是那么严厉,为什么他去世时,他曾教过的或正在被教的学生,据母亲说都哭的悲痛欲绝。直到我自己也从教后,我方才明白,原来每个学生都有一杆衡量教师的秤,只不过这秤不在学生手里,而是在他们心中罢了。

原本祖父和伯父去世后,父亲是有机会成为老师的,但不知何故,此事后来没了下文,这也成为父亲一生的遗憾与伤痛,以至于他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到了我的身上。2000年,我没辜负父亲的期望,更没忘记家族的荣光,时隔20年,再一次捡起了祖父和伯父当年无奈丢下的教鞭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乡村教师。

可以说,我是从小听着祖父和伯父教书育人的故事长大的,他们对学生的和蔼可亲或正言厉色已深深地烙在我的心中,而我在实际的工作中,也确实是这样要求自己、对待学生的。

我刚上班时的那所中学,位于山区,那时的道路也几乎全是土路,所以每到雨雪天气,就成了孩子们最难熬的时光。有人被雨雪打湿了衣服鞋子、有人中午留在学校只啃五毛钱一包方便面,而就住在班级隔壁的我,怎么也看不下去孩子们遭受这样的困苦,于是赵同学穿上了我的上衣,李同学穿上了我的裤子,卜同学蹬上了我的皮鞋,虽然没一件合身,但大家一起忙活着做饭,欢声笑语不断,谁还会在意这些呢?

我从事英语教学,是个热门的学科,曾有人劝我搞个补习班,凭劳动挣点辛苦钱,但收学生钱、帮着补课这样的事,却是绝不允许出现在我这样的家庭里。记忆中的20年教龄里,我曾多次义务帮学生补过课,留下印象最深的是2002年夏天。那年家中无事,父亲便鼓励我利用假期,帮期末考试没考好的学生补习。至今,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家长们来接孩子时的情景:这位家长手里提着剥好的毛豆米,那位家长从肩头的竹筐里摸出几个鸡蛋……都非要往教室旁边我的宿舍里塞,拦都拦不住。没有金钱的香味,但涌动着浓浓的,是乡民的淳朴、是师生间和谐的气息。

除了爱学生,从教20年中,我更是严格要求我的学生,尤其是对学生的人格养成,绝不许说谎话,我自己是这样的,对学生也是这样。

2002年春天,我第一次当班主任那年,当时打算分几条线路进行家访,其中有一条线路由于学生比较少,于是我和另外一条线路上的一位祖姓女生说,晚上要去她家家访。家长们很热情,几乎聊到了天黑,谢绝他们挽留吃饭的好意,我站在了路口,去还是不去,或是以后再去,考虑了几秒后,我毅然蹬着破自行车向回校相反的方向奔去。当我头顶着漫天的星光,敲开女生的家门,她的父母很是惊讶,连忙叫起已上床入睡的她。我不知当时她心中的想法,唯记得她眼睛睁的很大,后来同样为师的她曾告诉我,是老师用行动给她上了一堂课,叫"言出必行",让她记忆深刻,而如今,她也是这样要求自己和她的学生。

后来,我又教过一名姓何的男生,我印象更深刻。这娃娃学习不好,还喜欢撒谎,不是作业丢在家,就是家里忙没时间背书,初中的三年,我们俩是在"斗智斗勇"中度过的。作业本丢在家,我骑着自行车带他回家去取;家里忙,下班早,我就去他家帮忙!虽然没能从根本上扭转他的成绩,但硬是这样慢慢磨掉了他撒谎的习惯。如今已在外地带着100多号人干装修的他,凭着诚信成就了不小的事业,偶尔回来接送上放学的孩子遇到我时,总是会说他有今天的成绩,其中也有老师的一份功劳。

时光已至2019年,虽然教育环境已和祖父、伯父他们当年,甚至我自己刚上班那会儿,都大不相同了,社会、家长、学生对"好老师"又提出了许多新的要求,依法从教、廉洁从教、终身学习……但我想,不管是那个时代的老师,必须要热爱教育、热爱学生、严格要求学生,却是最基本的师德,也唯有记住这些,方能真正做到"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",才能成为党和人民满意的"新时代好老师"。

如果说我们一家三代从事乡村教育只是一种机缘巧合,那么三代人至死不渝,像红烛一样,燃烧自己,照亮农村孩子,绝对是一种良好家风的传承。时值农历乙亥新年,惟愿祖父伯父在天有灵,知道他们的孩子已接过他们的事业,从教20年了,并且还有了自己的孩子!

谨以此文告慰同为人师的祖父伯父,纪念自己从教20载。

责任编辑:zcw

欢迎加入中巢网,微信报料,微信公众号:中巢网

新闻热线:13866982037(微信) 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读完这篇文章后写点感想吧 你还可以 收藏 留以后再看

声明:

一、凡注明来源为"中巢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中巢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二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中巢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三、如因转载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站联系,请于作品发布日期后30日内进行。

中巢网联系方式:

电话:13866982037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
中巢网微信公众号

识别二维码关注中巢网

中巢网手机站

识别二维码关注中巢网